《2+2=5》:如果烏托邦只不過是場海市蜃樓

Radiohead在電子音樂及搖滾界一直擁有殿堂級的地位,成就不容置疑。他們的歌在電子音效及和弦變化的運用都別具心思,試圖打破傳統搖滾的規律,營造出一種抑鬱怪異的迷幻氣場。《2+2=5》是一首收錄於其專輯《Hail to the Thief》的後搖滾樂曲,歌詞寫的是一個極權政府對人民的思想控制,MV想表達的是對敵托邦以假亂真的最高控訴。

《2+2=5》的MV是一齣關於牛和豬的動畫。MV的開首講述一群肥潤豐滿的牛隻過著小康之家的簡樸生活,每家每戶都有自家的勞動和生產。這寧靜而帶有殺機的佈局就在緩慢的節奏和恍惚不定的旋律下展開。一天,一頭象徵著當權者的豬送了一部電視機給一戶牛家,試圖令牛群沉醉於物質文明。電視機播的不是情色娛樂,就是豬群領導人洗腦式的演講。那頭豬一邊挾共產主義之名宣傳共創烏托邦的美好願景,一邊慫恿牛群出賣自己的勞力,去換取高科技、高質素生活。結果牛群為了建立那個根本不存在的烏托邦,放棄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投身奶製工廠,望著自己的牛奶被榨乾榨淨,直至遍體鱗傷為止。而貪得無厭的豬群則坐食山崩,看著文明社會走向瘋狂的破壞,沉淪及滅亡,音樂亦隨即變成一片嘈吵和紛擾,音牆後僅僅滲透出主唱凌厲的嘶叫。理想生活没有了,荒誕世界的出現有如腐肉生蛆,牛群們卻依然停留於迷信烏托邦終有一日會降臨,就像相信2+2會等於5的思想錯覺𥚃。

2+2=5 pig

洗腦是原罪 沉默成幫凶

2+2=5 這個概念其實出自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反烏托邦名著《一九八四》,泛指一種不合邏輯的闡述。在《一九八四》中,奧威爾這樣描述:

「到最后,黨可以宣布,二加二等于五,你就不得不相信它。他們遲早會作此宣布,這是不可避免的;他們所處的地位必然要求這樣做。他們的哲學不僅不言而喻地否認經驗的有效性,而且否認客觀現實的存在。常識成了一切異端中的異端。可怕的不是他們由于你不那麼想而殺死你,可怕的是他們可能是對的。因為,畢竟,我們怎麼會知道二加二等于四呢?怎么知道地心吸力發生作用呢?怎麼知道過去是不可改變的呢?如果過去和客觀世界只存在于意識中,那意識又是可以控制的——那怎么辦?」

要一個人接受2+2=5這個不合邏輯的陳述,不但要他放棄對真相的追求,更要他出賣智商,質疑自己所相信的價值及常識。雖然人人生而理性,無法強逼自己去接受一套不合理的謬論,但偏偏人的感性思維容易被利用,往往會在與主流思想相悖時為保不被排斥而作出情感上的妥協,以換取大眾的認同。現實中的封閉國家確有本事壟斷資訊發放渠道,以官方傳媒對群眾進行再教育,為群眾的主體思想掌舵。在思想管制的推波助瀾下,人們基於先天的惰性及在獨裁政權前的無力感,不想追究也不敢追究。就如歌詞尾段不斷重覆的一句:「cos you’re not paying attention」,他們寧願得過且過地成為沉默的大多數,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存哲學,安安份份地做個追求物質生活的奴隸。潛移默化之下,人民的品格被降低,不但騙了自己,更令下一代成為迷信烏托邦的共產主義忠實信徒,默許國家機器繼續肆虐。當宣傳戰勝了輿論,真理就會失去討論的餘地。當沉默的大多數被完全騎劫,當權者就可以任意作出不合理宣告和審判。當有一天2+2真的等於5, 一切的嘶叫也會無聲,一切的掙扎也是無力,因為沉默者的耳鳴比控訴者的呼號來得更響亮。

2+2=5 cow

偽共產主義下的雙重思想

MV𥚃代表著當權者的豬群借共產主義之名引誘牛群墮進被剝削的陷阱。說穿了,豬群才是真正的資本家。他們貪贜斂財,以收歸國有為名,没收牛群的財產,把牛群通通打入無產階級的類別。當99﹪的人口都成了工人階級,剩下的1﹪就是掌控政權的資本階級。他們遂可以名正言順地宣稱社會上已不存在階級矛盾,烏托邦指日可待。故且看北韓和中共的領導層,誰不是財產豐厚,家肥屋潤,連金正恩也不惜借iMac炫富。假如揭開了烏托邦這個糖衣包裝,就如同釋放了潘朵拉的盒子𥚃的一切災難,所以獨裁政權下的思想管制工具一直努力把思潮關進制度的籠子𥚃。於是,人民活在幻覺𥚃,就需要一種叫雙重思想(即同時接受兩種相違背的信念的行為)的思考模式。這種「既相信烏托邦不會實現,卻又相信當權者是烏托邦的捍衛者」的矛盾觀,正正呼應著《一九八四》 裏「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這三條無從稽考的口號。當是非對錯被完全癲倒時,人民能接受2+2=5也是常理。

有人或會懷著一腔熱血去咬定《2+2=5》講的是階級矛盾,資本主義社會下工人被資本家剝削云云。有一群人甚至會前仆後繼地借這首歌的MV直斥資本主義的醜陋,轉而歌頌共產主義。 這種因急於擁抱社會主義而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膠化心態不但貶低了MV和歌背後想探討的價值,包括共產政權的腐敗,更抹殺了理性討論的空間。這首歌,雖然可衍生出無限個版本的解讀,但作為一塊照妖鏡,亦足以考驗自稱左翼人士對左翼思想的理解。

2+2=5 Radiohead

本篇發表於 聽說音樂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Response to 《2+2=5》:如果烏托邦只不過是場海市蜃樓

  1. skylikewater 說道:

    這應該不是官方的MV,而是Gastón Viñas這個藝術家自己做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