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聽大碟?

(原載於: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41822886003106&set=a.141721826013212.1073741826.141702956015099&type=1&theater

pink floyd_dark side of the moon

聽歌,對大部份人來講只是取悅自己,敷衍聽覺的方法。在鬧市或在自修室,戴上耳機,為身邊環境重設背景音樂,彷彿什麼歌,什麼人都不緊要,有聲就有感情。今日,隨手在Youtube打句陳奕迅,一堆派台歌曲如《完》,《信任》應聲而現,然後我們就徘徊於幾首點擊率最高的單曲,久久不能自拔,在一片聲海中遇溺。 在被冷落的一角,卻埋葬著同屬《..3mm》這張專輯但點擊率少《重口味》幾百倍的《蚊》和《笑死朕》。本是同根生,為何落得如此田地?

香港唱片業一向由四大唱片公司(金牌大風,SONY,華納,環球)壟斷。為搏取高回報、高回響,唱片公司近年放棄以大碟形式將歌曲集結而售,反喜以EP和單曲形式發表新歌,以集中宣傳力度和減省製作成本。可惜,這種「擠牙膏」式的派台風氣令歌曲在市面上的流通量銳減,單曲更淪為提高歌手叫價,俗稱「谷人氣」的宣傳品,失去其自身的聽賞價值。當歌手變成商品,MV變成廣告,音樂就彷似背景音樂般苟且偷生。姑且看華納旗下的連詩雅,以純情歌手的身份出道,憑著《I’m still loving you》和《到此為止》大紅大紫之後,就依戀著《Movin’ On》專輯贏來的光環,拘泥於逐首逐首派台的情歌(《好好過》,《起跑》,《說一句》),繼續以歌手的身份大搖大擺地游走於廣告界和電影界,白白浪費了一把柔情似水,動人心扉的歌喉。

如何看待概念大碟

概念大碟(概念專輯)是指一隻全部樂曲都圍繞住同一個主題或故事的音樂專輯。它早始於1940年代,由美國民間抗議歌手伍迪·蓋瑟瑞(Woody Guthrie)以美國移民工人為題材的Dust Bowl Ballads專輯牽頭帶起。直至1970年代,樂隊Pink Floyd以紅極一時,銷量高達5千萬的概念專輯《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打響了progressive rock這個潮流的第一頭炮,締造了概念大碟的神話。

須知道,歌是情感和思想的載體。它是歌手和社會大眾溝通的媒介,亦是樂迷了解歌手的渠道。但一首歌的歌詞有限,所表達的意念只屬歌手和樂隊思想的碎片,縱使他們有千言萬語亦不能一一盡錄。而一冊十幾首的概念大碟正好整合了樂隊和歌手在一個時期𥚃的形象、音樂風格及思想狀態。它不但將一個歌手或樂隊塑造得有血有肉,更印證了一個時代的大小軼事、潮流趨勢及價值取向。製作概念大碟的難度在於如何串連所有歌曲於同一個概念框之內。以Pink Floyd的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為例,它的主題包括矛盾,貪念,時間,死亡和思覺失調。整張專輯分成兩個故事部份,一邊四首歌,一邊五首歌。最令人驚喜的是歌曲與歌曲之間竟是一氣呵成的,意即後曲的前奏緊接著前曲的尾奏,同時每一首歌曲本身又能獨立成章,各有比擬的對象,如《speak to me》和《breath》暗諭的是生命的平凡與無力感。如此細心的編曲用意在於模仿人生各個階段,以跌宕起伏的氣氛增強專輯的故事性。

概念大碟亦是樂隊和歌手實驗另類音樂風格的先試平台。由於歌手的音樂風格不能十年如一,這些實驗音樂就成為了市場的探熱針,為樂隊和歌手的可行形象試水溫。就如美國著名龐克樂隊Green Day最熱賣的概念大碟之一《21 Century Breakdown》的Peacemaker ,運用了西班牙式的吉他彈奏方法,感覺清脆不膩,令觀眾耳目一新。大碟𥚃另外一首《21 Century Breakdown》大膽使用詩歌式的旋律和節奏為專輯打頭陣,彷如一首致送給21世紀的輓歌,哀悼著一班慘被社會操控的青年。這些新嘗試就是樂隊與樂迷之間的思想交流。有了樂迷的寵幸,樂隊的實驗音樂才有實驗對象,音樂才能破舊立新。

21st-Century-Breakdown-green-day

順序播放可以嗎?

在這個盜版橫流,唱片無人問津的糜爛年頭,唱片公司機於商業理由不欲推出成本高的概念大碟確實無可厚非。但諷刺的是,歌迷不負責任的聽歌習慣才是謀殺香港唱片業的原凶。在Youtube聽歌,難免局限於幾首點率最高的派台歌曲,間接造就「出一首,派一首」的派台風氣。加上Youtube的曲目不依出版時間和專輯先後排序,東一首,西一首,實在難以依次將一整張專輯聽畢。這種彷如盲人摸象,只偏聽專輯內某幾首歌的聽歌習慣,令樂迷無法窺探歌手和樂隊在音樂風格上的全相之餘,更令專輯被樂迷反覆強姦得殘離破碎。結果,歌手和樂隊在觀眾眼中的形象變得不倫不類,貌合神離。

概念大碟是歌手和樂隊的心血結晶,是他們繁衍意念的擴音器。正正經經買張唱片,完完整整地聽完,才算尊重歌手和樂隊的創作成果。單曲循環,固然有反覆品味之意,但沉溺其中,只會令自己錯過其他擁有相同概念的歌曲。只要今天願意多聽一首,樂壇明天就會多了一首。

亦載於輔仁媒體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4/26/36783)

本篇發表於 聽說音樂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