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ung如何毀了一首古典音樂

全新Samsung GALAXY S4 智隨身.活隨心 (60秒足本)

廣告歌,不惡則已,一惡驚人。近日Samsung GALAXY S4 的廣告在youtube遍地開花,其煩厭至極的背景音樂,浪費無數觀眾的五秒鐘之餘,亦不忘糟蹋原曲 ﹣韋瓦第的《夏》(Summer-Vivaldi)。

被諭為古協奏曲之父的韋瓦第寫的《夏》,來自其小提琴協奏曲《四季》。《四季》乃是一首古典音樂的經典,習琴之人必知其名,市井之徒亦有聞其聲。然而,將這首巴洛克時期的奇葩強加於一個製作粗劣的廣告,唐突之感令人頓時語塞。《夏》以澎湃激昂的聲調和遼闊的音場見稱,但廣告賣的只是手機;它除了個稍為寬闊的五吋大螢幕外,還有什麼偉大的功能值得以浩瀚的音樂作陪襯。在廣告商眼中,《夏》或許是紅花旁的綠葉,但實則只是插在牛糞上的鮮花。

廣告選曲從來不是兒戲之事。廣告歌曲不只負責營造氣氛,還賦予廣告一個屬於自己的靈魂。藍妹啤酒廣告就是完美的示範,因為它差不多將一首Foreigner樂隊的Waiting for a Girl like You據為己有,令人誤以為歌曲是藍妹啤酒的原創作品。 一句‘I’ve been waiting for a girl like you’的punch line在廣告的重覆洗腦下,變成了藍妹啤酒的獨有宣傳口號。觀眾久經訓練,亦學懂了「聽聲認人」,一聽到同期聲(Soundbite)就聯想起藍妹啤酒。再說麥當勞的廣告,其’I’m lovin’ it’字句其實是擇自Justin Timberlake的流行歌曲《I’m lovin’ it》。然而,經過一輪後期編曲,廣告歌曲有如改頭換面,令人一廂情願地以為’I’m lovin’ it’這句點睛之筆出自麥當勞手筆。在麥當勞的帶契下,Justin Timberlake亦憑著一首歌曲取得600萬收入。

廣告歌的存在價值不在於增加產品的銷量,亦不在於鼓動人心,惹人注目。只是因為廣告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我們只想每一個廣告都不過不失,順眼也順耳。

本篇發表於 聽說音樂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