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鴉《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夜深了,你看見什麼?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陽人在天涯。」﹣馬致遠《天淨沙·秋思》

昏鴉《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cover

思緒是條打了死結的繩索,把它塞進黯黑的褲袋內,就會自自然然絟在一起。你不曉得它是如何變得糾結,更不曉得如何疏理。上帝偷走了凡人的智慧,卻望著他們的煩惱竊笑。於是厭世的烏鴉在黑夜中探路,在無人之境唱盡一首首奇愛戀曲。好一把「烏鴉嘴」,「嘎嘎」地說出了預言式的寓言。

作為昏鴉的首張專輯,《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具有極其鮮明的存在主義命題,既是昏鴉對現實世界之陰暗面的剖白,亦是一場畸戀的演譯 。專輯呈現的畫面尤其真實逼人,小提琴、風琴,風鈴互不協調,相競爭鳴,蕭殺詭異的景象應聲而生。在歌詞中不斷重覆的「我」和「妳」也許是關於陰陽之隔的生死苦戀,亦可能是鏡湖前捕捉倒影的無望痴戀。 歌曲裏的後搖滾元素總是各懷鬼胎的,混入黑夜的空氣中使聞者不安,聽者悚然。跟和弦失散的幾粒游離音失去方向感,拼命往主旋律投靠,偏偏和弦進行飄忽難測,連主音的主旋律放棄傳統章法,只管埋首半吟半唱出新詩般的歌詞。羈旅漂泊,兼逢秋風吹拂,冷雨撲面,《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的佈局是何等淒美而陰森。

《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這張專輯的故事性極强,當中的「昏鴉奇愛參部曲」由三首歌組成,是講述一段奇愛的戀曲。

「昏鴉奇愛參部曲」之壹是《親愛的密室殺人事件》。故事主角回到家裡時看見自己與女友沈睡在床上的畫面,正感迷惑時一旁的烏鴉不停給予線索,主角看見「地毯佈滿灑落的煙蒂」,還有「床單出現親密的痕跡」。 歌中大量的短句,是零碎的記憶和環境證供,主音在凝固的氣氛裡不敢放聲疾呼,但內心的翻騰在顫抖無力的聲線下表露無遺。主音還在假裝鎮定,彷如幻聽般的和音已經傳來陣陣喆問。嘴巴雖然合攏,但鼓和吉他卻愈來愈緊湊,吉他不合作的選弦開始向故事主角逼供。在思緒中抽絲剝繭後,主角回想起原來他們相約於死亡後的世界,就在漸漸的思念起兩人過往情愫時,「床上的妳睜開雙眼」。

《我就是迷戀著妳即使妳已沉入湖底》是繼首步曲的續章。主角發現原來相約死亡乃是一場騙局,於是主角帶著愛戀的心潛入女友的夢裡,以喃喃之語帶領她沉入那最黑暗的湖底。說穿了,原來主角被女友出賣了。但主角對女友的迷戀已經到了病態的地步,主角不得不把女友沉入湖底,實現相約死亡後的世界的承諾。前段的歌詞是隠侮的,一味情深款款地說著「我就是迷戀著妳」,没有明言主角的殺機。音樂的氣氛也是平靜又如入夢境的,吉他的音色走clean tone路線,鼓也打得很不積極,只是隨意敲了幾下cymbal敷洐了事,没有洩露絲毫殺氣。直至最後突如其來的一句「即使妳已沉入湖底」揭開了駭人的真相,音樂卻變得激動而喜欣,似是在恭喜主角終於可以在死後的世界和女友團聚了。

《打包我的心當午餐吧寶貝》是「昏鴉奇愛參部曲」的最終章。它講述主角和女友最後相遇在地獄,並打包了彼此,終於合而為一。主音故意壓低的聲線,冷靜得像個殺手,鐵琴敲打著金屬,像個午夜凶鈴般叫人不寒而慄。「在此請你吃我的胃,在此請你吞我的肺,在此請你喝下我的骨灰水」,那是如何的血腥,卻又是多麼慷慨又無私。吉他手刮著鐵弦,「軋軋」的拆聲交織成一塊荊棘滿佈的蜘蛛網,纏繞著你的思緒。最後,瘋狂的愛意演變成互相吞噬的佔有慾和被佔有慾,主角放聲嘶叫,不停乞求女友「把靈魂也帶走吧寶貝」。冷冽的意境隨著樂器的失控而熔解,盡數墮入迴音的黑洞裡…

其實,「求愛不遂,繼而弒愛,在死後的世界再續前緣」這個奇愛主題並不是昏鴉的「昏鴉奇愛參部曲」獨有。早在2007年,美國搖滾樂隊Avenged Sevenfold的《A Little Piece of Heaven》已有雷同的故事情節。當中的歌詞 ‘you had my heart, at least for the most part’和‘eyes over easy, eat it, eat it, eat it!’更看似是《打包我的心當午餐吧寶貝》的創意靈感。由此可見,昏鴉旳概念原創性不高,但音樂的實驗性卻證明了昏鴉對搖滾音樂的意境有所追求,亦執著於各樣樂器的獨特個性和發揮比例。

午夜暗橋探戈探戈》是昏鴉成員一致認為最能代表他們的歌曲。曲中神秘的亞拉伯式五聲音階與西班牙Flamenco(弗朗明哥)曲風珠胎暗結,手風琴和吉他一時眉來眼去,一唱一和,一時東張西望,互不相讓,生怕被人看出了曖昧。《詩》一曲雖無詩意,但步操鼓迷醉又不失序,三拍子的節奏似是邀人共舞。 作為「主唱大人的浪漫小戀曲」,《詩》的浪漫為專輯的憂鬱陰暗增添了幾分親切。《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一曲是主唱寫給他離家出走的小黑貓。結合了Country和Funk兩種曲風,《寓》的格調興奮莫名,急促的節奏像奔跑中的貓步。中段一陣放慢的間奏是主唱的反思。 深夜無光也無影,尋找失貓幾乎無望,主唱寄望在死後的世界跟失貓再次相聚。 望著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深黑色風景,「死亡的另一面,有相遇的存在,我們需要的不過只是等待」就是寓言。尾段的節奏不斷加速,直奔向世界的最盡頭,此刻主唱對死亡居然有了憧憬。

《寓言式的深黑色風景》這張專輯雖然是實驗音樂的萬花筒,但在吉他和鼓作為歌曲的主軸下,小提琴和手風琴的發揮空間明顯疲憊,只有點綴潤色之用。主音簽名式的陰沈唱腔亦險些犯上曲曲差不多的毛病,幸好《打包我的心當午餐吧寶貝》的尾段嘶叫還算突顯出主音的可塑性。專輯鮮明的故事性的確確保了概念的完整,但在意境抽象陰暗的前提下,專輯具有無有避免的排他性。然而,忠言總是逆耳,寓言就是不中聽卻又耐聽的,這就是昏鴉。

本篇發表於 華語專輯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