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到的音樂 ﹣ 街頭音樂的迷思與反思

(原載於:學苑2013年8月號)The Flame

文:獨樂樂 劉希瑜 郭樞棋

攝:鍾家豪 郭樞棋

前奏

一個人文氣息橫溢的社會,往往有股百花齊放的文化氣象和深厚穩紮的文化底蘊。然而,作為國際之都,香港卻要忍受「文化沙漠」這個緊箍咒之苦。群眾反覆的自我標籤,凡事以「文化沙漠」自嘲了事,徹底蒸發了各路文化工作者辛辛苦苦澆灑的每一滴甘露。以街頭音樂為例,執政階級左一句乞食,右一句阻街,不但體現了傳統思想對街頭表演的誤解,亦展示了上一輩對非主流文化的定型。這些守舊思維白白將林林總總的街頭音樂錯認為無業遊民的賣藝把戲,而無視了街頭音樂的獨有藝術價值。其實,街頭音樂不只是音樂人的生意,它屬於我們每一個,它已不知不覺成為了我們城市生活的一部分。

為了打破傳統對街頭音樂的迷思,我們今期請來三個香港著名街頭音樂團體,Buskic (SL), The Flame (Ken) 和 JL Music (Jay Lee),細說街頭音樂的核心價值以及它在香港的角色與位置。

街頭音樂的核心價值

週末的時代廣場人來人往,空氣也因人們的的急躁而變得翳悶焗促,途人急促的步伐沒有因假期的關係而停下來,仿佛連忙裏偷閒也要貫徹資本主義的利益最大化的原則;手上要不是拿著一袋兩袋的戰利品,就是拿著照相機爭相與商場內的展覽品拍照。這時,廣場的另一邊傳來一陣歌聲。 一支咪,一部琴,兩個JLMusic的成員,在繁囂的銅鑼灣演奏出他們對音樂的熱誠。

JL Music

JLMusic的創辦人Jay Lee (JL) 說:「在街頭玩音樂,就是要令城市更活潑!」的確,街頭音樂的可貴之處在於分享:在一個對等的平台,表演者既可表達自己,路人亦可接觸不同的音樂,這個街頭、這個城市更能因此添上一點的色彩。

而Buskic的負責人SL就認為,街頭音樂由三個重要的原素組成:Sharing,Mobility和Respect。簡單來說,Sharing就是音樂的分享, 音樂分享的延伸,就是人與人之間感情的分享。由於音樂容易觸動人的思緒和勾起人的回憶,街頭音樂就可以繞過語言的圍牆,直接在精神層面上進行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溝通。Mobility則指觀眾的流動性。有人曾經提出在西九劃位給街頭音樂人作駐場表演,但SL表示:「街頭音樂是自由的,不受地理環境所限。」假如要他們困在西九表演,没有流動的觀眾漫步過市,没有趕上班上課的路人停下來聽歌,就會失去街頭音樂的意義。最後, Respect就是指觀眾與表演者的互相尊重。途人的賞賜其實是對音樂人的肯定。可惜在香港,這種賞賜卻被法律劃為行乞之類。

儘管街頭音樂本質上有如此高的價值,要完全實現這些價值卻不容易。因為街頭音樂的觀眾是流動的,要吸引他們的耳朵和眼球,要不就是唱一些觀眾喜歡的流行歌來引起途人的共鳴,要不就憑著動聽的演繹提起途人對冷門歌的興趣。但究竟街頭表演者應該唱觀眾喜歡的歌還是表現自己喜歡的音樂呢?對Jay Lee 來說,唱的歌、彈的音樂究竟是為了表達自己還是為了取悅觀眾?這正正就是JLMusic或其他街頭音樂人實現街頭音樂的價值時所面對的一大矛盾。

街頭音樂的價值在不同表演者心中有不同的詮釋,Ken就表示,街頭音樂的價值是「對城市的負擔」。他認為街頭文化是一個城市的一部分,遊客對於一個城市的觀感建立於其一切所看到聽到的,故一個好的街頭表演,能夠令遊客欣賞,便能令他們對城市的印象加分。他相信,街頭藝術有其存在的價值,能夠為城市帶來貢獻。可惜,香港並未有「街頭藝人」一職,Ken未能將街頭表演變成他的職業,可見街頭藝術於香港的發展不過初初起步。在香港,人們生活急速,為生計總是匆匆忙忙的。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時間就是金錢,試問在這樣的氛圍下,又會有多少人願意付出時間,站在街頭欣賞表演呢?在香港,很多人連基本需要都未必能夠滿足,忙於維持生計,自然少了對藝術的追求。商業利益凌駕於藝術之上,這不單單是藝術層面上的問題,有著如此的城市文化,根本難以鼓勵街頭藝術的發展,甚至會帶來限制。

音樂人的分類

那麼,究竟街頭音樂人如何界定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的音樂,是屬於主流,地下還是街頭? SL反而認為音樂不應這樣區分,音樂人只會按其對音樂的投入程度而分為全職、兼職和業餘音樂人。成為全職音樂人的原因有很多,有些人機於商業理由而選擇將所有時間投放於音樂,相反, 有些人則單純因喜歡音樂而投身這行業。至於兼職音樂人,他們出於種種原因,仍然需要依靠正職來支持自己的音樂。

以Ken為例, 他曾為英國、香港兩地的街頭音樂人,從他的個人經歷中可以得知街頭表演於兩地的差異。Ken於英國生活時是一個全職的街頭表演者,其街頭表演收入足以應付中產生活的支出。他既有政府認可的牌照,又可在其職業欄填上Busker(即街頭藝人)一項。在外國,街頭藝人是職業的一種,表演者能夠寓娛樂於工作,無需在音樂和生活兩者二擇其一。實現理想過後, Ken考慮到自己的家人和事業的方向,覺得自己是時候過渡到人生的另一階段,便決定離開英國,回到香港當工程師,不再當個全職的街頭表演者。但他並未有放棄對音樂的熱愛,每個星期仍會在時代廣場空地放聲高歌,希望有天可以改變香港的街頭文化。

Buskic

街頭音樂的地區性

近年,街頭音樂的理念開始在香港遍地開花,從上世紀廟街的露天歌場,到今天在中環、銅鑼灣、尖沙嘴和旺角也能發現街頭音樂的蹤跡。從廟街的二胡伯伯,到今天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街頭音樂;從一個人在西洋菜街歌唱,到十多人在時代廣場夾Band;歌種從以前「平民夜總會」式的街頭粵劇,演化到今天街頭音樂所包含的中外經典金曲、流行歌、原唱歌等多元化音樂。而在街頭音樂的背後,其多元化更代表著不同街頭的特色。Jay Lee就指出因應不同街頭的地理環境和途人的音樂偏好,街頭音樂的表演亦會不同。以中環作為例子,因為有較多外國人,所以街頭音樂表演者就會多唱英文歌,以吸引觀眾。可見街頭表演者在屬於他的街頭,不但會將自己喜歡的音樂帶給觀眾,更會透過音樂來豐富那個街頭的文化。

有人認為新興街頭音樂團體的介入會搶去傳統個人賣藝者(如二胡伯伯)的「生意」,分薄了他們的收入,SL就否定這個說法。他認為街頭音樂不存在競爭成份,音樂人與音樂人之間的關係亦不是相互排斥的。不同的街頭就有不同的音樂人,而每個音樂人都有他專屬的街頭,換轉是另一個音樂人,觀眾的反應未必如一。所以,在同一個天空下,每個街頭音樂人都能繼續在他的「地頭」為途人帶來歡樂。

JL Music

街頭音樂在音樂發展的角色和位置

街頭表演就是一個平台,讓愛音樂,愛表演的人連結在一起。The Flame 起初只是一個二人組合,但隨著多次在街頭上表演,讓Ken認識到很多同樣熱愛音樂與表演的朋友,亦為The Flame增加了成員。有些觀眾聽得陶醉,甚至會當下加入表演。所謂街頭表演,就是表演者選擇以公共空間作為表演場地,由於場地無需預訂,無需租金,只要有一定的人流,就能以音樂聚集到一群觀眾。欣賞表演時,觀眾並沒有舒適的坐位,設備亦不昂貴,享受到的也許不是最高質素的表演,但和表演者卻有著很近的距離,不單是實際距離,而是因為街頭表演者並非偶像明星,所以觀眾不需追棒膜拜,與表演者地位較為對等,觀眾只需在經過時,花點時間,停下來,便可細心欣賞到好音樂。街頭音樂不似舞台表演般需要購票入場,觀眾沒有期待,就沒有失望,只要不合心意,隨時都可以離場。留下來的,就會欣賞表演者的演出,願意繼續與表演者在音樂上交流。Ken亦指街頭表演不像舞台表演般需要預演、排練,而是即興表演,能夠與觀眾有更多互動。

街頭音樂亦是連接大眾和表演者的橋梁。SL認為街頭音樂不同於一般Live House等小眾的聚腳點, 對象只是少數聽獨立音樂的人。反而,街頭音樂面向大眾,為九成只聽主流歌曲的人開拓聽域。傳統散播音樂的媒介包括電台,電視,Youtube,音樂會等,但街頭音樂作為傳播音樂的新媒介, 提供了新的渠道讓無暇細心聆聽音樂的觀眾隨時隨地接觸音樂。

街頭音樂不單是一個分享音樂的平台、或是一條連通觀眾和表演者的橋梁,更有其教育的意義。SL認為:「街頭音樂要打破香港人對音樂固有的perception。」由於香港人太習慣固有的市場模式,只讓主流的商業音樂貼近耳朵,而將高質素的另類音樂拒之千里,所以他認為街頭音樂應該背負起教育香港人的重任,令大眾接受及擁抱不同類型的音樂。而要實現這個理想,很多的街頭音樂人都會為流行歌配上不同的編曲,以熟悉的旋律吸引觀眾、透過勾起觀眾的回憶感動他們。此外, 他們亦會唱一些原創歌曲,藉此逐步逐步打破了無新意的K歌文化,讓他們從熟悉的歌曲中接觸新的音樂種類,擴闊香港人的音樂胃口。

大學生的街頭音樂

談及大學生可以如何參與街頭音樂,SL即場提出了一個建議方案,可供各間大學生參與其中。觀乎目前香港大學的校園裡有幾處公共空間如開心公園,大學街,及智華館對出的空地等,不時有團體進行小型的音樂表演,SL猜測其餘七間大專院校亦有同類的表演場地可供大學生暢玩街頭音樂。SL建議八間大專院校聯合發牌,讓有興趣參與街頭音樂的大學生遊走於八大院校的表演場地進行巡迴演出,並與友校的同學進行音樂交流。這個方案一來能為有志於音樂的同學提供表演機會,亦能讓與街頭音樂絕緣的同學多了解音樂。如果這個方案得以實現,既可讓大學生於校園裡享受廉價娛樂,又可讓他們參與其中,自得其樂,實屬大學生之福。

 

尾聲

有人會說,街頭音樂純粹是一個簡單的音樂分享過程,無需為它過份解讀。可是,在複雜的城市內,一個簡單的概念就會繁衍出無限的演譯。對觀眾來說,街頭音樂是一種廉價娛樂,對音樂發展來說,它是一種推動力,對城市來說,它是一種生活文化的體現,對政府對說,它是公共空間的反思。但正如Ken所說:「I can tell you what The flame stands for, but you"ll need to find out what it stands for yourself」,The Flame如此,街頭音樂也是如此。

The Flame

本篇發表於 街頭文化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買不到的音樂 ﹣ 街頭音樂的迷思與反思

  1. chrisnung 說道:

    Thx for sharing. Kind reminder: 有幾段重覆了

  2. 引用通告: 你話自己係街頭音樂人?睇過? | 獨樂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