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音樂節看三個香港獨立音樂界必須釐清的事實

2013年是香港搞音樂節的旺季,繼剛過去的銀礦灣沙灘音樂節,呼叫音樂節和春浪音樂節,Clockenflap,自由野,以及大大小小的年度音樂節亦將接踵而來。這些音樂節多以支持本地獨立音樂為舉辦原則,亦成功吸引一大班厭倦主流音樂的觀眾轉投本地獨立音樂陣線。但在普天同慶,徹夜狂歡的背後,筆者看到幾個對獨立音樂不健康的假象,在此先說三個樂迷必須認清的事實。

1. 台上總有mk band,台下總有mk仔

幾年前,某幾隊獨立樂隊如ToNick, Supper Moment, Kolor等的成功帶領了一波接一波的樂隊熱,既擴大了香港整體的音樂風景線,又打破了大眾對香港樂壇已死的思想定型。可惜,這個熱潮同時孕育了一批一聽到「獨立」和「搖滾」這兩組詞語就會亢奮,只懂高呼’rock and roll never die’的音樂法西斯。他們不認識noughts and exes,modern children,the pancakes和my little airport等在本地主流媒體曝光率不高但屢獲國際肯定的音樂單位,也不認識Clockenflap的lineup上一些香港的代表如22cats, ketchup等,甚至不曉得dear jane和closer是商業樂隊。這班音樂法西斯就等同獨立音樂界的mk仔女,為追趕潮流而聽獨立音樂,故只會聽獨立音樂界裡的主流,對圈內的非主流不屑一顧。而這班獨立音樂界的mk仔女正好為本地劣質樂隊提供了最佳的土壤。結果,mk band就如雜草叢生,霸佔了獨立音樂的風景線。

顧名思義,mk band就是深受mk仔女歡迎的樂隊。這些mk band經常推廣自己作為搖滾鬥士的形象,強調自己是獨立樂隊,「搖滾不死」是他們的口頭蟬。他們就似音樂底子稚嫩的校園band一樣,音樂多數没有養份,用上最簡單易消化的編曲和通俗入腦的流行旋律,希望打着搖滾的旗號來兜售自己的音樂,嘗試用最快的速度上位,企圖以pop-rock的姿態在pop和rock兩個領域裡兩棲。由於此類樂隊的音樂價值不高,即使他們在主流媒體出現得多,香港一眾樂評人提起香港獨立音樂界時也甚少提及。其實這種現象跟美國近十年的金屬蕊熱潮和Emo熱潮相似,許多被稱為poser bands的樂隊如Black Veil Brides, Slipknot等也是打正旗號用金屬樂作招徠。壞消息是,銀礦灣沙灘音樂節的lineup上也出現了好幾隊mk band,幸好為數不多,故不開名。(至少ToNick和Supper Moment不是mk band)

當然,百貨應百客,没有一種音樂流派帶有原罪,mk band也没有原罪,他們亦是因應市場需要而生的樂隊,只是我們必須認清楚,在這段獨立音樂的萌芽期,我們需要的除了是有批判思維,獨立廣聽的樂迷,更需要具有豐富音樂底蘊的獨立音樂單位(如Chochukmo, tfvsjs, 小紅帽等),香港獨立音樂界不能承受tvb星夢傳奇式的濫竽充數。

2. 獨立音樂不等於band sound

由於搖滾樂隊在香港music scene出現的頻率較高,外行人在獨立音樂一詞前只會聯想起吵耳的搖滾bandsound,情況極不理想。姑且看香港早前舉辦的呼叫音樂節,就會明白一個成熟健康的獨立音樂圈必須容納不同流派的音樂。呼叫音樂節除了有玩重型搖滾的滅火器和飢餓藝術家之外,還有929樂團,黃建為等「小清新」,更有楊乃文,何欣穗,魏如昀等游走於主流音樂和獨立音樂圈的歌手。可惜,在香港,前朝留下來的歷史原因令獨立音樂在外界看來幾乎就等於搖滾樂隊。一群近似「小清新」的音樂單位如黃靖,新青年理髪廳,Serrini,the Bollands等就只會在喜歡小清新的觀眾圈子裡出現。幸好,今年銀礦灣音樂節也注意到這種音樂流派的需要,特別增設了zone 4 relaxing zone,讓更多人認識這班玩清新音樂的單位。

作為最易入耳的獨立音樂流派,小清新的出現固然能讓更多聽主流音樂的觀眾留意獨立音樂,但以country和folk為主的小清新音樂,始終有其音樂上的局限性。須知道,鄉村音樂的本質有敍事懷舊的成份,而且具追溯性,樂器多以木吉他,口琴為主。這種清新音樂雖然有其音樂價值,但觀乎台灣民歌女神張懸也是轉型搖滾推出《神的遊戲》才榮登神台,Grunge之父Neil Young也是在後期由民歌轉型玩實驗和電子音樂,才獲後世推崇和肯定,彷彿玩清新音樂的人需要些許實驗和革新才能脫穎而出,否則只會落入純粹好聽的安全區,而不能擔任先鋒者的角色。香港的清新派又是否需要更多音樂上的衝擊?

3. 獨立音樂單位宜聯誼,忌聯盟

今年二月,ToNick和Kolor聯手推出了一首叫<水滾茶靚>的歌,並召集了幾十隊獨立樂隊拍了個MV 。這個舉動如果純粹作為聯誼性質,是值得鼓勵的,起碼對各隊樂隊起了種「在夾band路上不會感到孤單」的化學作用。但筆者擔心這種聯誼會發展成聯盟,並對獨立音樂進行歸邊和分類,從而將新興獨立音樂單位排出聯盟名單之外。很遺憾地,這種聯盟已經在獨立影片制作圈發生了。由司徒夾帶為首的umovie group在年前迅速崛起,隨了是因為司徒夾帶善於以女性作招徠之外,亦是因為他懂得縱合連橫地將獨立影片制作界裡的競爭者如cooking hayhay,薑檸樂和伍公子等變成盟友。這種聯盟不但是為了互相推廣,擴大對方的觀眾層之外,還有減少競爭的意味。新興的影片製作人要麼就加入umovie大聯盟保證能夠發圍,要麼就只能看着觀眾訂閱umovie和它的盟友。在市場被壟斷,差不多零競爭的環境下,umovie的影片質素自然下降。

至於獨立音樂,就更不應有大聯盟的情況出現。獨立音樂之所以貴為獨立音樂,是因為它享有自主性,其音樂創作有免於受市場外力影響的自由。獨立音樂單位與主流唱片公司不同,它們不能以銀彈策略製作及在主流媒體宣傳,只能依靠出色的音樂向大眾提供另類音樂的選擇。故此,每個獨立音樂單位都應該享有平等接觸觀眾的機會。但獨立音樂聯盟的出現卻有可能令某些音樂單位享有更多宣傳和曝光的機會,變相排斥聯盟以外的音樂。這種做法等同在次文化圈中另立文化霸權,進而破壞獨立音樂圈之間的互信。

巧合的是,ToNick的主音恆仔正好在上星期與司徒夾帶碰頭合照,不禁令筆者聯想起一個結合影片製作和音樂的創意工業大聯盟。而確實於上年12月神奇膠就與伍公子和cooking hayhay聯手製作了<其實毒撚一個過平安夜更開心>MV,結果如流行曲一樣高收五十萬人瀏覽量。當然,以現時獨立音樂界的情況看來,還未有人刻意出頭搞聯盟,獨立音樂的生態依然健康。但居安思危,筆者不想看到有朝一日,多個音樂節都由同一班音樂人演出,屆時獨立音樂就會失去其多樣性,亦會失去其「獨立」的意義。

要香港獨立音樂健康成長,香港樂迷就必須認清這三個事實,如果連自己都不了解香港獨立音樂的狀況,又如何教外行人好好認識香港音樂?

本篇發表於 聽說音樂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