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冠傑與黃霑:由語言自卑走到雅俗共賞

【粵語流行歌詞概論系列之一】黃霑評許冠傑之時曾講過,許氏在消除香港人對粵語的語言自卑感這方面的成就少人能及。的確,70年代以前,粵語流行曲一直予人低俗劣質的形象,直至70年代早期的一系列本土意識運動,香港本土文化才得以萌生,粵語流行曲也因而獲得市場。許冠傑正好捉住了這個本土浪潮,以道地廣東話入詞,配合鬼馬無厘頭的詞風,使其親民形象一時廣受小市民歡迎。如《錫哂你》一曲中,「照顧你 因住冷親即刻kam多張被 買o野質俾你食 郁D慌死你餓過飢」這句,用詞俚俗在地,情感簡單直述,正中小市民下懷,令粵語流行曲總算能「入室」(雖未能登大雅之堂)。但有關許冠傑的批評也不少,有人認為他並非真心關心社會,體貼民情,因為其歌詞經常自相矛盾,一方面鼓勵人搵銀,一方面卻叫人接受現實莫強求,故惹來麻醉聽眾,雙重縛束之嫌。

許冠傑的廣東歌俚俗成份過高,未能達至雅俗共賞,正好黃霑的詞就平衡了粵歌過於俚俗,未能登上大雅之堂的狀況。粵語和廣東話不同,廣東話包含香港地道俚語,也是港人溝通常用的口語,而粵語則比較廣泛,用書面語讀也可以。由於黃霑的文學根底深厚,故他用字古雅,有宋詞之風,有助粵語脫離低俗的指控。如《倆忘煙水裡》的一句「女兒意,英雄痴」就用了意象並列的詩詞寫乍手法,證明了粵語流行曲也不一定俚俗。但黃霑始終認為流行曲應是雅俗共賞之物,所以他也填了些夾雜地道廣東話的粵語流行曲。如《問我》一曲中的「我係我」,「笑住回答」,其實以「我是我」,「笑著回答」代替皆可,但黃霑偏要選用通俗之詞,證明他也希望粵語流行曲能表現到廣東話的神髓,令香港的粵語流行曲走出一套自己的風格。可惜,到了今日,樂迷的語言自卑又再次浮現,很多樂迷走出香港樂壇另覓外國新猶,甚至以不聽廣東歌為傲,情況令人感到唏噓。

另外,關於最近的佛教填詞風。其實黃霑早於《家變》一曲已顯示了他的佛性,「變幻才是永恒」這句是歧義句,也是佛理之一。據聞林夕的詞之所以有如此佛性,也是因為黃霑當時介紹林夕看金剛經之類的佛理書籍。

許冠傑與黃霑

圖片取自蘋果日報網站

注:此系列旨在總結香港大學《香港粵語流行歌詞概論》一科的內容,課堂由朱偉耀執教,故文中自有朱教授的教義,也有筆者的個人理解及意見。此系列將一星期更新一次,每有新文就會有此網誌登出,並在獨樂樂的面書專頁推廣,直至課程完結為止。

本篇發表於 粵語流行歌詞概論系列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