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國沾與鄭國江:寫與不寫,that is the question

【粵語流行歌詞概論系列之二】七八十年代三大詞人黃霑,盧國沾和鄭國江各有特色,鼎足而立。黃霑豪邁奔放,坦白率性,盧國沾蒼涼沉鬱,變幻無常,鄭國沾赤子情深,平實清麗。這三位詞人的風格有明顯差別,筆下歌詞不能互相取替,後人常舉此三例以反阿當諾 (Adorno) 的文化工業理論,證明在流水作業,大量生產的音樂生產鏈上,詞人依然可以保留自己的色彩,免受歌曲單元化之苦。可惜,在商業樂壇裡,詞人收錢交貨,往往不能擁有百分百的創作自主。就算是三大詞人的作品,也時不時因應監制要求而要作反覆修改。音樂學人陳守仁就曾說過:「我們可知道在創作上,作家根本無法享有百份之百的自由。真正偉大的作家,是雖在限製之下,都能創作出富有新意及個人風格的作品。」恰好,盧國沾和鄭國江在選材及填詞上抱住的兩種態度,就正正反映了詞人在表現個人風格與提升流行價值之間的掙扎和取捨。

盧國沾初期多為電視劇主題曲及插曲填詞,作品還屬磨刀之作,故主題散雜,筆鋒未現,直至<殺手神槍>及<蝴蝶夢>其風格才漸見成熟。後來,盧國沾對人生變幻,世事無常的主題尤其著迷,其作品如<戲劇人生>,<天蠶變>,<雪中情>,<向日葵>等都流露著一種老練的宿命情感,偶然還滲有宇宙哲理和存在主義的墨跡。由此時期起,盧國沾才算真正擁有屬於自己的格調。但所謂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1983年,盧國沾有感於香港詞壇情歌泛濫,如一潭死水,就發起了「非情歌運動」,自己每交四首歌詞就有一首是非情歌,以之抗衡當時情愛萬千的樂壇氣候。可惜市場決定一切,樂迷還是喜歡被洗腦,被麻醉,無論盧國沾如何為樂壇注入另類題材,希望平衡樂迷的聽歌心理,也叫不醒裝睡的樂迷,反倒盧國沾的寫詞生涯卻因此陷入了「誓不低頭式的掙扎」。

相反,被林夕評以「淺白和平穩」 的詞人鄭國江則在題材上無特別的揀擇與喜好。除誨淫誨盜等意識不良的題材之外,鄭國江對其他題材可說是來者不拒。由於鄭國江本身是個小學教師,他寫的歌也多屬勵志歌曲,有教化作用。如近期為人熟悉的<衝上雲霄2>便是一例。「鼓起我勇氣」、「新生趣」等字眼就明顯有說教的意味。就連<熱愛基本法>,<罌粟花>等概念宣傳歌也是出自鄭國江的手筆。由於鄭國江十分在意家長和學生對他的觀感,他對情歌的處理都盡量輕描淡寫,避免過份露骨。就如<風裡的繽紛>一曲,本是講師生戀的電影《文仔的肥皂泡》的主題曲,但電影中的重口味題材在歌曲裡都倏然不見,其詞意被鄭國江調到平淡隱誨,並用「心中有愛不應有恨」等句子為師生戀題材打了個圓場。當然,鄭國江也偶有非「大路」的另類創作,如濃情的<風繼續吹>,詠物的<紅綿>和寫人的<畫家>等,都讓鄭氏的歌詞讀起來更有韻味。但鄭國江的著作始終是平實淡泊的較多,因此他給後世的印象也只能停留在<分分鐘需要你>的溫馨情懷裡。

盧國沾與鄭國江

圖片取自蘋果日報網站

注:此系列旨在總結香港大學《香港粵語流行歌詞概論》一科的內容,課堂由朱偉耀執教,故文中自有朱教授的教義,也有筆者的個人理解及意見。此系列將一星期更新一次,每有新文就會有此網誌登出,並在獨樂樂的面書專頁推廣,直至課程完結為止。

本篇發表於 粵語流行歌詞概論系列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