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臘街頭想起香港本土音樂

香港本土音樂要浴火重生,先要消除港人對香港音樂的自卑感。這兩星期遠遊希臘,發現當地音樂雖未能在以英語為主的國際樂壇佔一重要席位,但仍是希臘人引以為傲之事。當地的餐廳,酒吧,街頭,多有音樂人駐場以傳統希臘樂器Bousouki演奏希臘民謠及民歌。即使是充斥著異國旅客的旅遊重地如Santorini名村Thera及雅典酒吧城Piraeus,其咖啡室與酒吧都不播Billboard的大熱曲目,反而喜播希臘語流行曲,少理聽不懂的遊客。

梁振英為了媚共兼照顧大陸人的需要,自必要賣港發展新界東北,但為何希臘人對區區旅客竟要如此排外,不選播英語歌曲來照顧他們的需要?因為希臘擅以異國風情作招徠,希臘傳統民族樂本來就是他們的賣點,他們不怕遊客聽不慣,反倒怕要播些連自己也聽不慣的音樂。

反觀香港,專做遊客生意的餐廳,商店,及商場敢播粵語流行曲嗎?街頭音樂人願意少唱英文歌,多唱廣東歌嗎?願意懶理觀眾多寡,當街唱無人識曉的原創歌曲甚至純音樂嗎?願意在自己的原創歌曲加入笛子, 簫, 二胡等中樂元素嗎?不願意,也不敢,因為他們對香港的既有音樂感到自卑,對香港音樂這個品牌失去信心。没有人願意承擔起復興本土音樂的重任。

或許有人說,香港這塊彈丸之地本身就是中西合壁,多元混雜,所以無須拘泥於單一種音樂云云。這些未經過思考的方便借口, 委實不可助長。因為香港音樂的確有它的歷史,它的個性,不能以一句「無根性」就當香港音樂没有存在過一樣。就如粵語流行曲的歌詞,就是繼承自粵曲以至唐詞宋詞,而粵語流行曲在八九十年代的廣泛傳播則塑造了整個大中華區的音樂地形,至今不滅,還未數退居弱勢,被長期忽略的中樂和南音。說香港音樂無根的人其實是在否認史實,兼否定香港音樂的地域價值。

另外,也有獨立音樂人(方欣浩)擔心「本土」二字會成為獨立音樂人的包袱,縮窄他們的創作空間,而多間傳媒包括音樂雜誌在內也慣常避開「本土」二字,選用「本地音樂」以淡化「本土音樂」的政治意味。先講後者,本地與本土的分別,在於前者有local之意,是物理上處於香港這塊土地,但後者有homeland之意,是情感上對香港的歸屬感。故此,「本地音樂人」只是一種客觀描述,「本土音樂人」則是一種主觀的身份認同,故此用本土音樂來形容香港音樂其實是種自我肯定的情感表現,無須避忌。

話說過來,方兄恐怕是杞人憂天了 ,因為從來没有人能夠向獨立音樂人施壓,要他們謹遵「本土」誡條,要他們以廣東話填詞,講香港故事。獨立音樂人之所以獨立,全因他們有獨立的創作精神,不受外力干預。只是近期本土思潮崛起,大眾不但對音樂人有多了分「本土」期望,連音樂人自己也有本土覺醒,要求自己為香港本土文化貢獻多點。而貢獻的方法不一定是唱粵語,也可以多講香港故事,就如香港獨立民謠歌手Kevin Kaho Tsui也寫了多首關於香港的英文歌如<LKF>、<Tai Po>和<Subway at TST>等,唱的雖是英語,但聽者聽到的全是香港的特色。這就是本土音樂人自我覺醒的表現,在自由創作的框架底下回饋本土文化。未有醒覺過來的獨立音樂人,自然會將本土視為一種大環境給予他們的負擔。

不過,獨立音樂人有此掙扎,也是正常之事。因為本土派的議題大多是保衛粵語文化,記錄本土風俗等等,故容易給獨立音樂人一種無形壓力,生怕自己創作了非粵語歌和無關香港的歌,就會負上「背叛本土」之名。但不要忘記,獨立音樂人的獨立創作精神比本土精神來得更重要,獨立一定先於本土,故獨立音樂人的首要顧憂應是創作質素,學而優則仕,創作而優則思本土。不過,從現實政治的角度看來,隨著普教中,中港融合等政治議題愈發逼切,很多獨立音樂人自會作出本土覺醒,到時「本土不本土」不再是種掙扎,而是履不履行這個義務的問題。

說到底,本土音樂講的不是保護主義,自我封閉,也不主張自絕於外來文化,它講的是文化自主,品牌打造,以至抗拒文化殖民。觀乎香港現今的政治生態,無論是主流或是獨立音樂人,都有其建構本土文化的崗位。主流音樂製作應以香港樂迷為優先對象,力保粵語市場。獨立音樂人則恪守音樂自主的原則,堅持獨立創作,不為迎合觀眾而盲從世界音樂潮流,變相自宮。街頭音樂人在分享音樂之餘,也能表現香港的城市特色。有這樣的身份自覺及文化自主,才可保香港本土音樂的個性,重建香港人對本土音樂的自豪感。本土不是我們的包袱,而是我們的既有衣冠,正是這個意思。

DSC_0780

在Ancient Agora旁彈奏bousouki的街頭音樂人
DSC_0782

 

希臘民族樂器博物館

DSC_0785

博物館旁的唱片店 (1)

DSC_0787

博物館旁的唱片店 (2)

DSC_0788

博物館旁的唱片店 (3)

DSC_0791

bousouki樂器班

DSC_0902

衛城(Acropolis)山腳下的街頭音樂人 (1)

DSC_0912

衛城(Acropolis)山腳下的街頭音樂人 (2) DSC_0543 - 複製 (2)

Thera, Santorini 的樂器舖

CSC_0399

 

Thera, Santorini 的樂器舖兼唱片店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Response to 在希臘街頭想起香港本土音樂

  1. 银碟命理研究网 說道:

    香港本土音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