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流行音樂現況概論

原載於《學苑》九月號

香港樂壇從來是一張三腳凳,由樂迷, 音樂人和傳媒三者組成。可惜,現今樂壇之所以崩壞,正是因為三者各變成了離地樂迷, 移民音樂人和失效傳媒. 離地樂迷屢受外來潮流衝擊,不屑聽廣東歌,頻頻缺席本土音樂盛事,轉而聽歐美與日韓歌曲 ; 移民音樂人見本地市場無利可圖,就往外發展,去台灣、大陸、星馬等華人地區,生產國語音樂 ; 以TVB為首的大眾傳媒又欲建立小圈子文化霸權,包攬音樂產業,杯葛本地唱片公司,減少外來歌手演出機會,培育屬下歌手 ; 印刷傳媒又只顧報導歌手的花邊新聞,無意作音樂的報導及評論。如此一來,香港樂壇缺乏樂迷和音樂人承托,需求與供應雙雙疲憊,市場進入真空狀態,加上大眾傳媒未能發揮推廣音樂,開發市場的功用,香港流行音樂找不到適合載體,唯有在大海浮沉,無以靠岸。

眼見香港流行正步入寒冬,中國大陸便乘虛而入,加強對香港的文化殖民。年前就有紅資集團 (創富文化集團) 入侵香港娛樂產業,借香港地址入市,在香港培植染紅藝人(天堂鳥),並以「本土音樂」自居。此舉一來是要將「製作劣質音樂」的罪責轉移到香港人身上,令香港人對自己的流行音樂失去信心,為香港的本土製作感到自卑,二來是要以「香港音樂」為名輸出大陸文化,替香港流行文化洗牌。幸好天堂鳥質素差劣,被嘲諷為MK-pop,終未能深植香港流行樂壇,香港人因而避過一劫。

其後,中國借全國性節目<<中國好聲音>>和<<我是歌手>>作大一統意識的政治宣傳,可憐香港歌手以為這是發圍的好機會,毅然參與這些節目,順勢投身大陸市場,離棄本土樂壇,令香港樂壇痛失未來之星。殊不知大陸如此大手筆地買起香港的新星(如G.E.M, rocky, robynn & kendy等),就是要買斷中國境外華人地區的流行音樂單位,吸納邊陲地區(包括香港, 台灣, 星馬)的地方文化,繼而樹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中大華文化政治集中體。中共這一系列的文化殖民策略,不但削弱了香港本土文化的生產力和競爭力,還反過來借港人之口向香港輸出大陸文化,沖淡香港的本土文化。

在主流歌手和主流樂迷雙雙缺席本土樂壇的情怳底下,香港音樂散落民間,化成零星的獨立製作,由一小撮資深樂迷接收。所謂禮失求諸野,既然主流歌手,大唱片公司唯利是圖,只願為人民幣服務,獨立音樂唯有秉持其獨立精神,以獨立創作捍衛香港人的文化自主權,充當本土文化的最後把關者。正是這個關係, 令獨立音樂和本土音樂形成了命運共同體,兩者輔車相依,唇亡齒寒。可惜,獨立音樂人礙於資金所限,未能將其音樂推廣至普羅大眾,製作水平也未能與主流音樂看齊,故離晋身主流樂壇之日還遠。

一個健康的地區音樂生態從來都是先自給自足而後向外擴張的,故香港樂壇復興之路必然是重振本土音樂,使音樂人和樂迷回歸香港,大眾媒體重回正軌,三者協力重建香港樂壇。正如文首所說,香港樂壇是張三腳凳,要這張凳站得穩,三者必須互相制衡和砥勵,形成活躍流動的群體 ; 若三者空有其表,只懂互相取暖,阿諛奉承,香港樂壇的元氣就只會不斷地消磨掉,最終變成一潭死水。

undergrad sep issue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