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enflap = Flapping cock?

雖則這幾日主流媒體及網媒都有借Clockenflap演出隊伍的政治舉動做新聞,如閃靈舉傘,Travis唱<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MLA 的「梁振英,屌你!」,張懸的講話等等,但這些零零星星的片段,都不能改變Clockenflap的離地形象。只是這些個別藝人的舉動遭傳媒無限放大了,外人才以為Clockenflap是個充滿癲覆力量,能夠體驗真正自由的音樂節。可惜,這些想像離事實太遠,實情是Clockenflap只是個崇尚消費,享樂至上的音樂節,和政治根本扯不上任何關係。

早前Clockenflap創辦人之一Jay Forster來港大分享Clockenflap的歷史和理念,小弟有幸擔任分享會的主持。會後,台下有人問Jay Forster會否因雨傘革命而開設一個protest stage,或者在節目安排上表示對運動的支持。Jay則回答指Clockenflap剛剛才上軌道,不想有太鮮明的政治立場,以免為音樂節帶來阻濟。當刻,我就意識到Clockenflap只是一個讓人一享貪歡的狂歡派對,而不是一個推動群眾意識,宣揚埋念及意識形態的音樂節。

確實,這三日到場的觀眾大多是與社會脫節的離地階層。場內有四成是外國人,三成是真. ABC/ British wannabe/ American wannabe,兩成是想感受外國氣息甚或食洋腸的偽ABC及港豬,其餘一成才是真心想睇show的本土香港人。對在外地 (即香港) 工作的外國人來說,Clockenflap是Glastonbury的代替品, 對讀國際學校的ABC來說,Clockenflap是給他們開party,chillax的社交場合,對偽ABC來說,Clockenflap是體驗鬼佬文化的好機會,彷彿三日後他們會更像外國回流的華人一樣 (可惜一腔hong kong accent始終騙不了人)。至於屬少數的本土香港人,睇show對他們來說可是高級消費,過千元的三日門票更不是伸手就有,唾手可得,所以相信他們都是為了強大的樂隊陣容 (無可置疑,Clockenflap的演出陣容是世界級的) 而來,而香港的音樂節本該就是為了這班對音樂有認識有熱情的本地人而辦。偏偏自由野今年滑鐵盧,Clockenflap這個由外國人主導的音樂節就順理成章變成香港最大型的戶外音樂節,這也是無奈的,始終辦音樂節還是外國人比較在行,而一個由外國樂隊做主打的音樂節,又很難吸引偏聽廣東歌的香港人。

那為何一個由外國人主導的音樂節就會脫離社會?且看看在港工作的成年外國人盡是管理階層,其兒女亦是就讀國際學校的貴族,香港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workplace,一個賺錢的地方,而clockenflap對他們來說就只是一個用來填滿他們工餘時間的娛樂節目。這正是全球化底下,文化產業用以慰藉跨國大企業員工的好例子。故此,Clockenflap的服務對象只會是一班自我陶醉,looking for a good time的離地貴族,而不是要從音樂節資取改變社會的力量的本地人。至於MLA和閃靈,曇花一現的亢奮,台下的香港人很是滾動,淚流披面,唯完場後,香港人又倏地發現自己原來正離地幾千尺,更加失落。

也許,Clockenflap作為香港最大型的戶外音樂節,就正好是香港核心價值 (搵錢,享樂)的最高體現。香港有七百幾萬人,但最大型的音樂節裡,最多的反而是外國人,不可笑嗎? 看來香港離舉辦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本土音樂節還是很遠,很遠。

10423677_325958610922865_3895590761088801626_n

 

本篇發表於 音樂會評。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