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為何你還拿著手上的吉他?

這次佔領運動,警察殘暴清場,令不少示威者覺醒過來,放棄浪漫柔情的抗爭模式,轉而勇武行事,拳腳相見。當金鐘藝術村村民還在沉迷摺紙種花,一副安尊處休的模樣受前線義士鄙視時,那邊廂旺角一等義士,已拒絕鳩坐唱歌,專注製防具自強。當文化界的明星們忙於成立空有名氣,毫無實權的文化監暴組織,以圖自立高地時,獨立音樂人(如話梅鹿阿軒和千邦) 和演員(如香港電視王宗堯)都披上護甲,冒著被捕的風險站在人群最前線。

在這個關鍵時刻,音樂作為一種藝術形態已經失去其功能和意義,例如<撐起雨傘>和<問誰未發聲>等K歌有煽情造作之嫌,<海闊天空>等Beyond曲目又成為經典的社運散水歌。在全民覺醒的時刻,群眾不需要隱晦的歌詞喚醒人心,前線義士需要的是戰鼓,而不是K歌來鼓勵士氣。音樂彷彿已走到盡頭,而音樂的盡頭就是行動的開始。也許因此,不少音樂人索性丟下樂器,踏下舞台,毅然出征,成為群眾的一部分,實實在在以身驅抵擋警棍。

各位手上還拿著樂器的音樂人應該自問,究竟在這個大時代,音樂的位置在哪?當勇武抗爭者開始排斥音樂 (如民主大唱K),認為音樂是軟化群眾抗爭意識的禍根時,音樂還能以什麼形式與群眾同在。假如連音樂人自己也不再相信甚至捨棄音樂於社會的功能,改以以純藝術角度創造音樂時,音樂界就會產生政治與音樂完全分割的新局面。音樂離社會就會愈來愈遠,最終會成為一種供樂迷和音樂人自娛自樂的私密享受。

每逢亂世,音樂必然處於如此尷尬的位置,這是每個音樂人必須面對的事實。

Libya Guiter Getty 2_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時政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